汽车新闻

新能源车市场红火也挽留不住骗补的心

>

在刚刚落幕的2017上海车展上,众多新老势力推出了丰富的新能源车型,摩拳擦掌准备在市场大展身手。但一面是火焰,一面是海水,对于在“沙场”历练过的车企来说,已体会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红火表面之下的诸多困难与瓶颈。有车企高层形容:“企业推广新能源汽车像戴着镣铐在跳舞,一方面政策的支持推动了产业发展,但另一方面政策的不稳定也给企业带来巨大资金压力和决策困惑。”

刚刚落幕的2017上海车展共展出1400辆车,其中新能源车159辆,占比11%,众多新老品牌推出了丰富的新能源车型,摩拳擦掌准备在市场大展身手。

>

新能源汽车政策着力点可以考虑向研发端和基础设施搭建上倾斜,那些光靠吃补助存活的企业必将被市场淘汰

在刚刚落幕的2017上海车展上,众多新老势力推出了丰富的新能源车型,摩拳擦掌准备在市场大展身手。但一面是火焰,一面是海水,对于在“沙场”历练过的车企来说,已体会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红火表面之下的诸多困难与瓶颈。有车企高层形容:“企业推广新能源汽车像戴着镣铐在跳舞,一方面政策的支持推动了产业发展,但另一方面政策的不稳定也给企业带来巨大资金压力和决策困惑。”

图片 11页/共3页首页
下一页 上一页 尾页

但一面是火焰,一面是海水,对于在“沙场”历练过的车企来说,已体会到新能源汽车市场红火表面之下的诸多困难与瓶颈。2017年一季度新能源乘用车销量4.95万辆,同比下降了17.3%。去年排名第七的众泰汽车不见踪影,连续多年的销量冠军比亚迪则倒退到第八名,连退7名。相应地,比亚迪一季度净利润下滑将近三成。

新能源汽车政策着力点可以考虑向研发端和基础设施搭建上倾斜,那些光靠吃补助存活的企业必将被市场淘汰

前两天,拉上好友去看了热映的电影《驴得水》,故事说:一个乡村学校把一头驴唤作“吕德水”老师,上报国家骗取教育津贴,后来教育部门派人来查,事情逐渐败露。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经历了2015年的爆炸式增长,2016年呈现出调整规范发展的特征,在骗补核查、电池准入、补贴停发等一系列政策影响下,全年产销量超过50万辆,较2015年增长50%以上。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产销增速正在逐季、逐月下降,显见市场受到明显抑制。2017开年的市场再面临冰点,2月、3月开始逐渐回暖。

除了受春节假期影响外,主要的原因是新能源车正处于政策交迭期,整个市场剧烈地摆动。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窗口来临时期,多家新能源车企呼吁,政策的稳定期、前瞻性,对新能源企业和行业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前两天,拉上好友去看了热映的电影《驴得水》,故事说:一个乡村学校把一头驴唤作“吕德水”老师,上报国家骗取教育津贴,后来教育部门派人来查,事情逐渐败露。

电影看完,人们把《驴得水》当作是荒诞的笑话,可那头驴好歹还算完成了替学校拉水的任务。现实中,有比这更荒诞的事。

除了受春节假期影响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新能源车正处于政策交迭期。整个市场剧烈地摆动,参与的企业也身心疲惫。在新一轮技术革命的窗口来临时期,多家新能源车企呼吁,政策的稳定期、前瞻性,对新能源企业和行业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补贴退坡

电影看完,人们把《驴得水》当作是荒诞的笑话,可那头驴好歹还算完成了替学校拉水的任务。现实中,有比这更荒诞的事。

9月份,财政部通报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专项检查情况,其中有多家车企存在虚构销售、有车缺电、领补后闲置的情形。据媒体揭露,有些车企为了骗补,把电池重复安装在不同的车壳上,然后“卖”给子公司,找政府反复领补助。这样的“空壳车”,莫说能拉水,根本不能上路。

政策需保持稳定性,可取消多重目录

一季度新能源车销量同比下降17%

9月份,财政部通报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专项检查情况,其中有多家车企存在虚构销售、有车缺电、领补后闲置的情形。据媒体揭露,有些车企为了骗补,把电池重复安装在不同的车壳上,然后“卖”给子公司,找政府反复领补助。这样的“空壳车”,莫说能拉水,根本不能上路。

国家高度重视新能源汽车产业,在产业政策的大力扶持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蓬勃发展,但部分车企为何忙于骗补?

2017年的补贴政策出台甚晚,直至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才发布。不仅补贴额度大幅下降,并且再次引发对新能源汽车推广目录的调整,原本就波折的2016年一至五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需重新核定。作为新能源汽车真正进入市场销售的通行目录,在2016和2017年年初来了两轮推翻重审,尤其最新这一次重审离上一批目录发布相隔仅有几天。

2016年12月30日,国家出台了2017年新能源车中央补贴标准,总体原则是补贴下降。其中,2017年新能源车的国家补贴相比2016年的额度降低了20%,而以规定的标准为例来计算,总补贴的下降幅度则为40%。

国家高度重视新能源汽车产业,在产业政策的大力扶持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蓬勃发展,但部分车企为何忙于骗补?

作为有形的手,产业政策都有相应的着力点,而之前的新能源汽车补助思路偏向鼓励销售。比如2013—2015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标准中,对纯电动客车的补助只看车身长度,车越长,补助越多。而且只要把车卖出去,就能拿补助。

政策的密集波动,让大量新能源车企的生产销售陷入“混沌”状态。此前已有多家车企反馈,很多新开发的产品已取得新车生产认可,部分签订了销售合同并生产,但面临政策变化需要时间调整产品提交申请进入新的目录,导致产品堆放而无法交付。一些中小型企业则无法获得银行授信和贷款,出现资金链紧张。

但当补贴退坡后,是否还会有消费者愿意买车呢?答案显而易见。今年一季度,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17.3%已经做了很好诠释。这也难怪部分业内人士表示,离开了补贴,新能源车在中国“没有未来”。

作为有形的手,产业政策都有相应的着力点,而之前的新能源汽车补助思路偏向鼓励销售。比如2013—2015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标准中,对纯电动客车的补助只看车身长度,车越长,补助越多。而且只要把车卖出去,就能拿补助。

这样的着力点有些“找偏了”,容易导致企业重销售而不重研发。对于骗补车企来说,把车“卖”出去就能赚钱,为什么还要多花钱搞研发?而那些真正投入资金搞研发的企业,即使有政府补助,也会觉得在竞争中吃了亏。

更严重的是,企业家对政策稳定性发生了强烈担心,不知道何时再来一次调整。而对于投资规模巨大的汽车企业来说,这种无法预计的市场边界的调整,不啻于是一场灾难。

“在济南市购买新能源汽车只有国家补贴,没有地方补贴费,这是最要命的。”济南乾盛比亚迪店销售经理告诉记者,比亚迪秦和比亚迪唐这两款车,在济南买要比在有地补的城市贵4万元左右,很多市民一问具体价格又听说一开始要挂外地牌照,就放弃了购买念头。

这样的着力点有些“找偏了”,容易导致企业重销售而不重研发。对于骗补车企来说,把车“卖”出去就能赚钱,为什么还要多花钱搞研发?而那些真正投入资金搞研发的企业,即使有政府补助,也会觉得在竞争中吃了亏。

新能源汽车产业有一个全行业、系统性的核心难题,就是动力源转换的问题。这既包括“三电”系统的效率与安全等技术问题,也有应用场景的问题,如铺设充电桩和换电站、充电接口统一标准等。

一位新能源汽车资深从业者表示,新能源汽车不应该设立多个目录,以新车目录为准即可。很多检测是相同的,但需要做两次,花费的人力财力不算,市场时机也容易被繁琐的流程耽误。除此之外,部分城市也效仿中央,对新能源汽车的准入与传统车区别对待,设立地方目录、备案等要求。一款新车研发出来,经过层层目录,真正到市场销售也许要大半年时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济南没有地补,好多厂家比如奇瑞、江淮等只好让消费者先挂青岛、安徽、西安的外地牌照,从而能够享有当地几万块钱的补贴。但是,还是有许多对能源车感兴趣的潜在消费者觉得太麻烦而放弃购买。这也导致了从2009年至今,济南平均每年只新增几十辆新能源汽车。

新能源汽车产业有一个全行业、系统性的核心难题,就是动力源转换的问题。这既包括“三电”系统的效率与安全等技术问题,也有应用场景的问题,如铺设充电桩和换电站、充电接口统一标准等。

经验表明,光靠鼓励销售,解决不了这些问题。政策着力点可以考虑向研发端和基础设施搭建上倾斜。我们看到,2016年的纯电动客车补助政策不再只以车身长度为准,而是增加了“单位载质量能量消耗量”“纯电动续驶里程”等科技指标,这些改变才真正有助于那些研发型企业成长。

奇瑞新能源汽车济南中诺店经理何东海也面临同样的难题。“奇瑞EQ电动汽车在济南卖9万多,在青岛只需要6万出头,在地补力度比较大的城市比如上海甚至5万就能买一辆。”何东海表示。

经验表明,光靠鼓励销售,解决不了这些问题。政策着力点可以考虑向研发端和基础设施搭建上倾斜。我们看到,2016年的纯电动客车补助政策不再只以车身长度为准,而是增加了“单位载质量能量消耗量”“纯电动续驶里程”等科技指标,这些改变才真正有助于那些研发型企业成长。

“当潮水退去,就知道谁在裸泳。”随着我国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售端的财政补助逐步退坡,那些光靠吃补助存活的企业必将被市场淘汰,技术才是立足市场的根本,真正致力创新的企业必将赢得竞争。

表面上看,没有补贴之后新能源汽车产业确实面临销售难题。但反过来想,没有补贴就不能活,恰恰是非正常市场和行业的显现。

“当潮水退去,就知道谁在裸泳。”随着我国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售端的财政补助逐步退坡,那些光靠吃补助存活的企业必将被市场淘汰,技术才是立足市场的根本,真正致力创新的企业必将赢得竞争。

政策波动

新能源汽车销售陷入“混沌”状态

从时间上看,2017年的补贴政策出台甚晚,直至2016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才发布。不仅补贴额度大幅下降,并且再次引发对新能源汽车推广目录的调整,原本就波折的2016年一至五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需重新核定。作为新能源汽车真正进入市场销售的通行目录,在2016年和2017年年初来了两轮推翻重审,尤其最新这一次重审,离上一批目录发布相隔仅有几天。政策的密集波动,让大量新能源车企的生产销售陷入“混沌”状态。此前已有多家车企反馈,很多新开发的产品已取得新车生产认可,部分签订了销售合同并生产,但面临政策变化需要时间调整产品提交申请进入新的目录,导致产品堆放而无法交付。一些中小型企业则无法获得银行授信和贷款,出现资金链紧张。更严重的是,企业家对政策稳定性发生了强烈担心,不知道何时再来一次调整。而对于投资规模巨大的汽车企业来说,这种无法预计的市场边界的调整,不啻于是一场灾难。

一位新能源汽车资深从业者表示,新能源汽车不应该设立多个目录,以新车目录为准即可。很多检测是相同的,但需要做两次,花费的人力财力不算,市场时机也容易被繁琐的流程耽误。除此之外,部分城市也效仿中央,对新能源汽车的准入与传统车区别对待,设立地方目录、备案等要求。一款新车研发出来,经过层层目录,真正到市场销售也要大半年时间。

短板明显

大部分消费者仍在观望

除了政策原因外,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的“疑惑”同样不少,如电池安全性、续航里程、充电效率、牌照延续等等,这也导致了许多消费者在选择购车时直接放弃了新能源汽车这一选项。

事实上,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短板明显,或者说是一个较为不成熟的市场。其核心问题是电池、充电桩等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以充电设备为例,目前很多车主没有固定的过夜停车位,需要自己与小区物业和供电部门联系,安装充电桩,并保证稳定充电,过程十分繁琐。虽然现在有扶持政策,但在社区层面上并没有配合的动力,而在公共充电站的建设层面,许多城市公共充电站建设步伐明显滞后。

济南就存在充电设施缺乏,充电桩少且难找的问题。记者询问了不少汽车用户和市民,绝大多数都不知道充电桩安在哪里,甚至有人不知道济南市还有充电桩。记者从济南供电公司了解到,目前为止济南市已经建好的充电站不低于20个,其中只有2个是对外开放的,位置分别在英贤路18号和济南西站西广场。

电池衰减性比较高,续航能力有限也是新能源汽车不能回避的问题。据业内人士介绍,大多数国产纯电动汽车续航里程在200公里左右,续航里程超过300公里的纯电动车屈指可数,同时伴随着电池衰减续航能力每年均有所下降,“说是接近二百公里,一遇到夏天冬天的极端天气怕是还得打折扣。这样一算,也就能在市区上下班接接孩子,想出远门上高速就不大行了,万一车跑到路上没电了就麻烦了。”市民王先生告诉记者,就是因为担心续航能力的瓶颈问题,早就看好新能源车的他现在还处在观望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