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考知识

杜绝“天价”拖车费 上海规定拖车费最高1500元

本报讯
记者从市发改委了解到,将从严从快查处不明码标价、采用误导方式实行价格欺诈等价格违法行为;同时进行成本监审,对高速公路拖车收

最近一位朱先生的车在湖南衡阳的高速公路发生侧翻,申请拖车服务,却被要求缴纳3.6万元的救援费。天价的高速拖车救援费,拖车公司工作人员恶劣的态度,让不少网友感到气愤。高速拖车救援说是服务,却是收费,而且要价太高,简直是讹诈,服务态度还很不好。

处置一起车祸,广州花都区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竟然开出了6万元的天价吊车费用,该交通拯救队队长回应说“冒死清障”就应有高回报。日前广州市公安、物价等部门联合对此展开了调查。

日前,上海市物价局、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联合发布通知,规范清障施救牵引服务收费行为,用明确的收费标准,杜绝“天价”拖车费。新规定8月15日起执行,拖车费每次每辆不得超过1500元。

王允礼是一名大货车司机,说起这笔天价拖车费,他气愤不已。事故发生在2015年10月23日,当天晚上9点多钟,他驾驶这辆大货车行至北京市海淀区杏石路口左转时,与一辆直行的大货车相撞,导致两车严重受损。经交警认定,王允礼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本报讯
记者从市发改委了解到,将从严从快查处不明码标价、采用误导方式实行价格欺诈等价格违法行为;同时进行成本监审,对高速公路拖车收费出台指导价。

这样的服务方式放在其他的服务公司恐怕早就没有顾客了,然而拖车公司如此硬气是有其原因。高速拖车服务属于公共应急服务,像打捞、清污等服务,这些公共应急服务的公司都是需要在政府部门备案,对公司本身应急救援能力有一定要求,资质要求较高,
因此基本上是垄断运营的。而应急救援的事情又必须立即进行处理,遇上紧急事故的人除了接受高价的应急救援服务,没有别的选择。

推荐阅读

根据新规定,机动车因故障抛锚或发生交通事故等原因造成车辆不能正常行驶而影响道路交通的,由具有合法经营许可资格的清障施救牵引服务单位将车辆或障碍物拖移至不妨碍交通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指定的地点,并按要求对道路现场清理完毕,恢复道路交通的,可以按规定收取清障施救牵引服务费。

当事人
王允礼:我跟那个交警对出现场的那个民警说,我说救援这一块,看看我是不是我自己能找救援公司施救,他说可以啊,直接就这样,答应得挺痛快。

近日,媒体曝光的怀柔福安达汽车救援公司天价拖车费事件,引发各界关注。

要破解天价的应急救援费用的难题,政府可以一定程度放开救援公司注册的资质。鼓励社会力量投入到应急救援服务中来,进而破除现存的救援服务垄断格局。然而,鼓励竞争并不是万能的,由于应急救援对设备、技术等要求较高,进入门槛较高,而事故发生的次数可能并不多,社会力量不一定有能力和意愿去做。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根据新的牵引费收费标准,牵引费由基本公里牵引费和超基本公里牵引费组成。牵引5公里以内,按次收取基本公里牵引费;超5公里部分,按实际公里数加收超基本公里牵引费。牵引费收费标准(基本公里牵引费与超基本公里牵引费之和)每辆每次最高不得超过1500元。

因为以前遇到过发生交通事故后拖车救援的事儿,所以王允礼有自己熟悉的救援公司,就在他打电话联系这家公司时,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昨天,市发改委下发通知称,近年来,随着本市机动车数辆的快速增长,车辆救援服务需求不断增加,车辆救援服务收费行为不规范、过高收费问题时有发生。

因此解决天价救援费的问题更好的办法是,由政府管理部门牵头主导,将专家学者、应急救援服务公司、潜在的救援对象如高速公路司机召集起来,共同研究。针对可能发生的各类应急情况,设定救援服务费用的标准,救援服务费用的标准要使救援方和被救方都能满意,并在社会上进行公示。有个合理的救援费用的标准,人们在遇到应急情况时,也就知道了该交多少钱,救援服务公司也不能漫天要价了。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当事人
王允礼:交警就说你那个对方司机受伤了,不行,汇报队里边,队里边说那个车得暂扣。就是你不能自己再找这救援公司了,救援这块必须由那个队里面指派。

为规范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和收费行为,降低不合理收费,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确保高速公路安全通畅,市发改委将会同市有关部门,大力整治和规范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收费行为。

其实公共应急救援服务要价高有部分原因也确实是因为需要购买大量的救援器材,救援服务人员的培训和工资支出。而应急情况很少,为了养活自己,只能将公司运营成本分摊到单个的服务对象身上。

有意思的是,该交通拯救队声称是挂靠在广州市交通集团交通拯救有限公司下面经营车辆救援业务的,可后者却出来现身喊冤,回应说他们与“新城汽车运输部”无任何关联,公司不可能将赚钱最多的拖吊车业务分包给其他单位。如此一来,天价拖吊车费用一事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有必要对此作出一些未竟之问。

对于交警的这个安排,王允礼只好接受。由于对方司机受伤,交警就让王允礼陪了他到医院就医。5天后,当王允礼去交警队处理事故时,才知道给自己拖车的是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公司,但对方开出的救援费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今后,高速公路车辆救援服务收费明码标价行为将受到严格规范。企业应按规定在经营场所实行明码标价,明示收费项目及收费标准,同时应在实施救援前向当事人出示标有收费项目和收费标准的收费告知单,由当事人确认后收费。

因此,在公共应急救援服务中,政府不能完全置身事外。可以通过对有可能发生应急事故,需要救援的公司收取一定费用,建立一个应急基金。帮助应急救援服务公司购买器材,和加强培训。然而,前提是基金的每笔支出都要得到公示,救援服务费用的大幅下降。

追问之一,据花都物价部门负责人表示,这个“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因逃避年审,已失去了交通拯救的经营资质,更不具有向车主收费的资格。可为何这个不具有拯救资质的拯救队,却在车祸发生后能得到交警的通知,到场清障呢?这是否表明,让谁来高速公路“拖吊车”,取决于执法者的主观意愿?果如此,这背后有没有暗藏什么“潜规则”?而且“新城汽车运输服务部”
在变更经营范围后,只有普通货运的经营资质。可对此经营范围的变化,物价部门竟然说由于其没有报备,所以不知情,似乎也说不过去。难道我们的部门只是坐等公司上门来报备吗?而倘若不报备,就不去监管,就可以任凭失去收费资质的拯救队,漫天向车主乱要价?

当事人
王允礼:那个施救单子一共是三张,一个八万五千一,一个四万两千一,其中还有一个一千五的。三张单子加起来一共是十二万八千七。

创建于 2016-04-08

追问之二,天价拖车费的交通拯救队队长说,在繁忙的高速公路上完成起吊、拖车、清理现场等工作,很危险,冒死清障应该有高回报。这个理由看起来更是荒唐,也经不起推敲。照此逻辑推理,电力维修工和电力打交道,地铁施工者在地下挖隧道,都是危险性操作,因而也都可以要高价、天价?甚至连道路施工者在高速公路上工作,也应算入危险性操作中。而且拯救队队长说当日出动的两辆吊车,是拯救队从其他公司雇来的,每辆费用是1.6万元,拯救队又加收了6250元。请问这个成本是如何算出来的?恐怕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救援两辆事故车,拖行八公里,收费十二万八千七,这一数字对王允礼来说堪称天价。

作者保留权利

追问之三,车辆救援,作为一项公共服务,费用应由政府制定。特别是高速公路上的车辆救援,不能任由拯救队说了算。“路外作业”拖吊费用靠车主与拯救队协商议定,可一旦拯救队是垄断经营,在监管缺位下,车主又有何议价能力?当初湖北荆州的“天价捞尸”一事引起了公众对捞尸这项公共服务却被垄断经营的质疑,今天不时出现的“天价拖车”是不是也有着类似的嫌疑?

当事人
王允礼:他说你交吗?我说我交我想交我交不起啊,这家伙十二万八千七是不是?我交不起啊,他说你看吧,什么时候交起了,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天价拖车费如何产生?

由于交不上这笔12.87万元的天价拖车费,王允礼的货车也就不能从停车场拉走维修,在多次和拖车公司交涉后,一名经理同意抹去两万八千七的零头,让他交10万元后放车。

但10万元,对王允礼来说依然是天价。在奔波了近两个月后,他聘请了律师,打算到法院起诉,让他想不到的是,救援公司竟抢先起诉了他。

法庭上,原告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公司声称,接到交警的调派任务后,他们先后派出救援车辆3辆、200吨吊车1辆、75吨吊车1辆、勾机1部、货车5部、高低板车1辆、人员12人到达现场进行施救。
对于原告所说的这些救援人员和车辆,被告王允礼提出了质疑。

因为当时他被交警安排去了医院,救援车辆和人员数量他根本就不知情,收费价格他也不知情。为了查明实际救援情况,开庭前,被告王允礼调取了事发路口旁边加油站的监控录像。从监控录像里发现,吊车的数量不是两辆,而是一辆。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
我们没提交这个录像证据之前,他一直告诉我们派到现场的就是两辆吊车,一个75吨,一个200吨。当我们把这个真正的录像拿出来之后,他又提出来有一个第二事故现场,然后就把这个75吨吊车给拨出去了。

这是永君顺达救援公司提供的、现场施救的200吨吊车的照片,从侧面看共有六个轮子,黄色;但现场监控里这辆吊车明显只有4个轮子,并且是白色的,很明显不可能是那辆200吨吊车。

而这辆200吨吊车的费用是4万元。
对于75吨吊车的使用问题,原告在法庭上是这样解释的:拖车行至四季青桥西枝干路辅路时,运载的车辆残骸掉落,故我方又就近调配了75吨吊车一台,运输车辆残骸。

救援单显示,这台75吨吊车的费用是壹万伍仟元。对于这笔费用,王允礼的律师认为,首先车辆残骸掉落完全是救援公司自己不专业造成的,这笔二次救援费毫无疑问不应该由他们承担。

其次,在法庭上,原告出示了一张二次救援现场照片,但经过记者和当事人的调查,发现这张所谓的现场救援照片压根就是在停车场外拍摄的。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他当时说救援车辆在这儿,他说是第二现场直接施救,但是我们明显看到,这就是柴家坟停车场的门口。

记者:在法庭上他说这是第二救援现场的照片?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对,他说这是四环辅路第二救援现场的照片,这就是一个虚假的陈述。

涉事公司收费标准高于行业数倍

虽然救援过程中曾经发生过车辆残骸掉落的情况,不过涉事汽车救援公司依然声称自己救援能力强、技术高。撇开业务能力不说,涉事公司的收费标准又是否符合市场收费水平呢?

北京一路平安汽车救援公司:我们拖车这种车的拖车费就是起步费是1500元,不包含公里数,50块钱每公里。

北京新月汽车救援公司:收费标准就是起步1000元,每公里35元。

北京华通联合汽车救援公司: 3000块钱的出车费,拖上车开始是50块钱一公里。

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其他救援公司出车费最高是3000元,最低的是1000元,而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的出车费是5000元。拖行每公里的费用其他公司最高是50元,低的35元,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是每公里100元。

对出动一台75吨吊车的费用,以及是否收取困境费等问题记者也进行了调查。

记者:出动一台75吨吊车的费用是多少。

北京一路平安汽车救援公司:你好,给你吊一下是8000元。

记者:什么情况下算困境呢?

北京一路平安汽车救援公司:如果是在正常的路面上,是侧翻了还是扎沟里了,还是说四脚朝天了,这种的算困境,你要说它正常在路面上,那就没有别的费用。

记者调查发现,其他公司75吨吊车的费用,一般在8000元左右,北京市交通运输业商会出具的报价是2300元,而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的收费是15000元。200吨左右的吊车,北京市交通运输业商会的报价是9000元,而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的收费是40000元。

绝大部分救援公司表示,如果车辆没有侧翻、掉入沟内等特殊情况,不会收取困境费,更没有夜间费、协助费等收费项目。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我们咨询了大量的这种救援公司,至少四家以上的这种救援公司,每一家给我们的这个救援的报价大概都在2.5万元左右。然后有一部分适当地会高一点,只有这个永君顺达公司最高,出具的报价是12万元。

新闻链接

拖车20公里 收费3.6万元

发生在北京的这起“天价拖车案”一审开庭后,目前还没有宣判,对于此案的判决结果,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其实类似的“天价拖车”事件,今年4月湖南就发生了一起。

4月2号凌晨2点多,因过度疲劳,朱先生驾驶的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湖南潭耒段发生了侧翻。

当事人
朱先生:侧翻以后,交警、路政都来了,来了以后,交警就叫施救队过来了,施救队当时就跟我说要三万、四万。

朱先生称,事故发生地距离最近的新塘高速出口附近的救援站也就20来公里,当时他认为施救费过高并未同意,但他的货车最终还是被拖到了救援站内。4月4号,在缴纳了交通罚款和损坏公路设施赔偿款等费用后,朱先生拿着交警开具的车辆放行单来到救援站取车。

当事人 朱先生:他们就跟我说要3万8千元救援费,下午协商了是3万6千元。

3万6千元的施救费是怎么算出来的,是否合理?记者随同朱先生一起来到衡阳车辆救援服务站进行调查。

救援服务站工作人员:一共交3万6千元,你来跟我算一下,不可能就这样要我交那么多钱,3万6千块一分都不能少。

北京的这起“天价拖车案”还没有审判结果,但湖南的这个案子已经有了结果,有10名责任人被清退。面对朱先生的质疑,救援站的工作人员抽出了一本册子,声称是按照湖南省物价局、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印发的文件计算出的。朱先生说,自己也对照了这一收费标准,但计算出来的价格根本不可能高达三万多元。

同时,湖南省交通厅也出台了具体整改措施:要求所有的救援都要公示省物价局的收费价目表,并要求路政监管人员、当事人、救援公司三方,必须在施救现场对救援项目和价格当场签字确认,否则,被施救方事后可以拒绝缴纳施救费。

希望各省都能有完善的有关救援拖车的相关措施,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