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驾考知识

有关不许“买卖书号”的公告

(一)已报废或者达到国家强制报废标准的车辆;  (二)在抵押期间或者未经海关批准交易的海关监管车辆;  (三)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

发布部门: 新闻出版署、中共中央宣传部 发布文号:
第一,出版单位和出版工作者,要进一步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严格执行出版纪律,遵守职业道德,维护出版秩序,在出版工作中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力求经济效益同社会效益的统一,努力多出好书。
第二,出版社必须对出版物的编辑、校对、印刷、发行等各个环节负全部责任,不得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地出卖书号,不得将经济指标和书号分配给编辑个人掌握。
第三,严禁任何单位、任何个人以任何形式购买书号。购买书号出版的图书,属非法出版物,坚决予以取缔。
第四,对违反上述规定的出版社,将分别情况没收非法所得、罚款、追究领导和主要责任者责任、停业整顿,直至撤销社号。对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责任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其它单位和个人违反上述规定,按非法出版活动处置。触犯刑律的,由司法机关依法惩处。
第五,出版社要严格执行新闻出版署一九九一年《关于缩小协作出版范围的规定》,凡违反规定,超出协作出书范围和协作对象,放弃对协作出版的图书的编辑、较对、印刷、发行等各个环节职责的,按“买卖书号”查处。
第六,各出版社要对“买卖书号”问题进行检查清理,并将检查结果于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报告新闻出版署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新闻出版局。对本文件下发之前的问题,认真自查自纠并作出报告的从宽处理;否则从严处理。自本文件发布之日起,再发生的此类问题,一律从严、从重查处。
第七,各出版单位要在出版工作人员中深入开展职业道德和法制纪律教育,制定自我监督、自我约束的规定。各地党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局和各出版单位的主办、主管部门,要切实加强管理和监督。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六日

发布部门: 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新闻出版署 发布文号:
近年来,我国录音录像出版事业发展很快,出版了许多优秀音像制品,为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传播科学文化知识,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做出了贡献。但是,在音像出版工作中也存在一些混乱现象,“买卖版号”是其中比较突出的问题之一。其主要表现是,一些音像出版单位无视有关音像管理规定,以收取管理费、版费或其他费用的名义出卖版号,将国家赋予音像出版单位的编辑、复制、发行音像制品的权利,出让给其他单位或个人。买卖版号属于非法行为,严重损害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破坏了音像出版工作的正常秩序;使一些有严重政治错误、宣扬色情淫秽内容,或格调不高,质量低劣的音像制品得以出版;导致无照经营,偷税、漏税,牟取暴利,严重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买卖版号”是音像出版行业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必须予以禁止。
为了落实国务院《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维护正常的音像出版秩序,坚决禁止“买卖版号”,现作如下规定:
一、音像出版单位和音像出版工作者,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全党全国的工作大局服务,执行出版法规,遵守职业道德,维护出版秩序,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二、音像出版单位必须对音像制品的编辑、复制、发行等出版的各个环节负全部责任。音像出版单位应建立健全内部管理制度,对决定出版的节目须经初审、复审、终审三级审查。音像制品必须由社会或总编辑终审,不得委托社外人员代为行使终审权。
三、音像出版单位与影视、音像制作单位合作制作音像制品,以及出版进口音像制品,须由音像出版单位承担总发行,或委托有总发行权的单位总发行。
四、严禁任何单位、任何个人以任何形式购买版号。购买版号出版的音像制品属非法出版物,要坚决予以取缔。
五、音像出版单位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即属卖版号行为:
未经音像出版单位三级审查,许可其他单位或个人以本单位的名义出版音像制品的;
委托复制加工音像制品,不直接与复制单位签定复制加工合同,不行使和承担复制加工合同的权利和义务,为其他单位或个人代开《录音录像制品复制委托书》的;
允许没有音像总发行权的单位总发行本单位出版的音像制品的。
六、对违反上述规定的音像出版单位,由省级以上音像出版行政管理部门视其情节轻重,给予处分,包括警告、没收非法所得、罚款、停业整顿、吊销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吊销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的处罚,须经新闻出版署批准。
对初次违反本规定、情节较轻的单位给予警告;
对违反本规定情节严重的,处以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非法所得5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
对违反本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以停业整顿或吊销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
其他单位和个人违反上述规定,按非法出版活动处理。触犯刑律的,由司法机关依法惩处。
本通知发布后,各地音像出版行政管理部门及音像出版单位的主管部门,要切实加强此项工作的管理和监督。各音像出版单位要对“买卖版号”问题进行检查和清理,认真做好自查自纠工作。今后如再发生此类问题,要依照本通知的规定,严肃处理。

图片 1

(一)已报废或者达到国家强制报废标准的车辆;

屠宰场里明文规定“禁止偷割猪肉”。

  (二)在抵押期间或者未经海关批准交易的海关监管车辆;

图片 2

  (三)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行政执法部门依法查封、扣押期间的车辆;

工作人员正在取尿样。

  (四)通过盗窃、抢劫、诈骗等违法犯罪手段获得的车辆;

图片 3

  (五)发动机号码、车辆识别代号或者车架号码与登记号码不相符,或者有凿改迹象的车辆;

交易中心的过磅费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六)走私、非法拼(组)装的车辆;

图片 4

  (七)不具有第二十二条所列证明、凭证的车辆;

屠宰场内,工人正在清洗猪的大小肠。

  (八)在本行政辖区以外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注册登记的车辆;

图片 5

  (九)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经营的车辆。

被称作“保护费”的款项收据。

锐调查

记者暗访交易市场、屠宰场、肉菜市场

多个环节呈现猪肉市场竞争激烈

无依据费用或推高猪肉价

“现在做猪肉档难做!”近日,一名广州“猪经纪”(行内叫法,即组织活猪猪源的经纪人)向记者感叹。

广州市发改委最新数据显示,10月26日至11月1日,广州市生猪出场均价16.8元/公斤,周环比下降3.45%,全市猪肉零售价格持续小幅下降。

11月10日,本报报道了土猪肉从源头到零售的涨价过程。随后记者调查发现,除土猪肉外,瘦肉型猪肉市场竞争更为激烈,其中各个环节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利益纠葛。

日前,记者连续多日暗访广州某活猪交易市场、屠宰场及肉菜市场,发现在各项无依据的收费作用下,生猪成本被推高,压力压到“猪经纪”身上。而最终,“猪经纪”会想办法在零售端“泄压”,在某种程度上,利益盘剥最终由消费者买单。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李俊就在广州从事猪肉买卖生意,堪称广州最早的猪肉商人。如今,他在广州拥有自己的贸易公司和猪肉品牌,同时经营有100多个直营猪肉档口,加盟猪肉档口超过200个。

李俊的办公室放着两个猪仔木雕,寓意事业兴
旺。现在事业规模不小的李俊,在谈起自己的生意时,仍然挠头,“在这一行摸爬滚打20年,有太多的故事和无奈。猪肉行业潜规则一直存在,让我们苦恼,可能
最终我们会把这些苦恼丢给老百姓,我说的你懂吧?”李俊弹了一下烟灰,开始清洗起印有自己猪肉品牌的定制茶具。

农户家中

“喂饱过磅”是惯例

“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外地收猪,在广州屠宰,拉到市场上卖。”李俊说,面对养猪户,他们时常处于劣势地位,“生猪不愁卖,我们就少了议价底气。”

曾经,李俊采购的多数活猪都来自湛江。

11月7日,在遂溪县郊区,养殖户谢东嘴里叼着烟,有些犹豫地看着眼前的这口化粪池,他的身后,180多头将近400斤重的母猪在猪栏里发出一声声嚎叫。

谢东介绍,他所养的猪,都是杜洛克种猪和白猪(也叫“大白”)配种出来的二元杂交猪。同时,二元杂交母猪还可以继续和杜洛克种猪配种,培育出第三代三元杂交猪,“杂交猪每只养到230~240斤就可以出栏,从猪崽到出栏,耗时大约6个月。”

直到今年6月以前,谢东都在亏本养殖,“我们养猪户,一般没有仔细计算成本,不过大概清楚,出栏的时候,白猪的成本价是每斤6.5元。”

谢东的猪场一年出栏将近2000头。由于现在不愁卖,在面对像李俊这样的买家时,谢东拥有不少的议价优势,“都是打电话预订,而且上午打电话,下午就过来拿猪,很多人要。”

即便像谢东这样的养猪户,同样要履行活猪出栏的潜规则:喂饱过磅,即在猪栏里喂饱了猪再过磅出售。

按照谢东的说法,一头成年肉猪,进食和排便,体重相差动辄10斤以上,而按照8元的收猪价,这个弹性幅度就是100元上下,100头猪的幅度就被放大,变成1万元上下,所以对谢东来说,喂饱过磅意味着“快速增收”。

李俊则表示无奈,“我一天要收200头猪,光在这个环节,成本就增加了一万多元。但又没有规定你不能喂食,这是大家都接受的潜规则,我们只能想办法在后面的环节中增加利润。”

交易中心

多环节收费“暗藏玄机”

近日,记者以“猪经纪”身份多次进入广州某肉禽交易中心暗访,发现像李俊这样的猪肉商人,在活猪源头购买活猪,运送到广州后,还要经历多个环节的盘剥。

检测费360元/车

11月14日,记者随运载活猪的货车停靠在交易中心门口,一名身穿便装的男子拿着一只一次性塑料杯向货车走来,在货车一侧,从货车内向下滴的“尿液”中取几滴样。

李俊告诉记者,这就是进入交易市场之前的尿检,主要检测瘦肉精成分,一般活猪运到交易中心,已经在车上排出粪便和尿液,“但是这样也不严谨,滴下来的液体,可能是尿,也可能是别的。”

记者发现,该男子并未出示任何检验检疫的工作证件,而现场多名“猪经纪”表示,取样的人经常换来换去,“其中有一些并不是正式工作人员。”

记者观察发现,几乎每一辆车的取样工作都如上述一样进行。

之后,记者随该男子前往检验窗口,此处贴纸上写着“先交费,再过磅”。在窗口,检测费收费360元,交费后记者并未获得任何发票收据。

取样的男子将“尿液”分放到5个杯子当中,窗口内的工作人员收完费,便开始使用试剂检测尿液,全程两分钟,随后整车猪获得放行。

记者对360元的收费提出质疑,但对方只是不停重复:“我不知道啊,我只是负责收费。”

此外,“猪经纪”从交易中心收购活猪离场时,每头猪还需要缴纳2.5元的“检验检疫费用”。这笔费用,在李俊等人看来多此一举,“进来交一次费,为什么出去还要交费。”

记者在广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咨询了解到,该部门并未在交易中心有相应的检验检疫工作,而即便有,也是跟“猪经纪”所在主体产生这笔费用,而非交易中心管理方。

而广州市动物卫生监督网资料显示,生猪及猪肉的检疫包括四个严格关口:产地检疫、出售前检疫、进入禽畜交易中心前检疫、屠宰检疫。其中并未包含上述离开交易中心的费用。

过磅费265元/车

获准放行后,运猪车被要求开到电子磅上,记者随车来到第二个窗口,经过电子磅称重,窗口工作人员要求记者交费315元。

记者一行打算交钱之前,另一名“猪经纪”提醒记者先不要交钱,随后质问对方:“以前这个重量不是收265元吗?怎么现在涨价了?”

工作人员有些错愕,随后表示:“现在都是这个价啊。”

“什么这个价!我在这里做这么久,都是这样收费的!你搞清楚。”

在质问之下,该工作人员在其办公桌一侧墙上的一张白纸试图查询收费标准,但记者发现,这份收费标准是手写的,“他们一直都是手写的,想涨价就再写一张贴出来。”

随后该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那就收265元。”交费后,同样没有出具任何发票收据。随后运猪车进入交易中心。

所谓“保护费”200元/周

在畜禽交易中心,记者被告知,要在畜禽交易中心长期生存,还需要交一笔被称作“保护费”的款项,多名“猪经纪”表示,交易中心每周不定时会来一批人,开出一张收据,每次收费200元,每个月来4次。

记者获取的一份所谓“保护费”收据显示,一次200元的费用项目系“调磅费”,这张收据的盖章显示的却是停车场收费章。

李俊告诉记者,整个交易中心100多个档口,一次所谓“保护费”就是2万多元,一个月4次就八九万元,“来收费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反正给你一张收据,你就要交钱。”

除此之外,记者咨询的交易中心档口每月租金约13000元,但事实上,这个租金是经过3到4次转租的价格,如果是第一手租金,只需要三四千元。

李俊表示,他的档口每月租金15000元,包水电费,“是第三手的了。”据李俊估算,从该交易中心出去的猪,每头猪的成本会增加两三百元。

屠宰场

“偷割猪肉”很常见

活猪离开畜禽交易中心,便进入屠宰场。李俊对屠宰场也苦恼连连,“宰一头猪收费38元,从屠宰场出来的时候,有时候会被割肉,也要指定一家公司冷链配送车,一辆车成本一个月7000元,不选不行。”

11月中旬某日凌晨3时,记者到白云区某屠宰
场暗访发现,活猪被宰杀后,所有大小肠和内脏会集中送到一侧统一清洗,清洗过后,猪肺等内脏会被送回冷链车上,由于屠宰过程中,外人无法进入现场,李俊表
示,有时候也会发现内脏“偷工减料”,“比如少了点什么,或者猪肚变得很小。”

此外,一名屠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屠宰过程中,“割一点肉留下来”是很常见的事,“不过现在很严,割肉比较少了。”

记者在屠宰场看到,屠宰的最后一个环节所在车间,明显地在告示牌写着“禁止偷割猪肉,违者重罚”字样。

此外,记者还发现,该屠宰场所用的肉品专用车均来自同一家公司,李俊表示,如果要在此处屠宰,比如选择这家公司的冷链配送车,一个月租金7000元,“如果要选其他车,就只能去别的屠宰场,基本上冷链配送是没有选择权的,在哪里屠宰,就要用他们的车。”

肉菜市场

入场费和指定供应商

生猪离开屠宰场,便进入终端环节:市场。而记者在多个肉菜市场采访发现,猪肉档口经营,同样有不少潜规则和无依据的费用。

在李俊的介绍下,记者来到越秀区解放路一带某肉菜市场,此处,李俊拥有两个直营档口,“首先,要进入肉菜市场开档口,必须有入场费,我在这里开了两个档口,加起来10万元,我曾经在天河投过一个档口,入场费18万元。”

记者在海珠区工业大道某肉菜市场了解到,由于毗邻几个大型居住小区,该处某肉菜市场一个档口两年的入场费超过50万元。

越秀区惠福西肉菜市场一位负责人王海告诉记者,该市场猪肉档口每月租金为3400元(包括管理费,水电费),但签订合同时需要一次性缴纳25000元入场费,“这是行情价,在市场所有档口中,猪肉档的入场费处于中等水平,青菜入场费最便宜,烧腊等最贵。”

记者走访市场时还发现,个体经营档口的猪肉多由固定的供应商配送,这些供应商往往与市场承包方合作。据王海介绍,档主可以自己挑选活猪,之后他们将安排公司提供活猪代宰、猪肉配送服务,每头猪的代宰费为85元。

“你看,我自己屠宰,一头38元,加上配送,就40多元,但是在市场要85元。”李俊表示,在肉菜市场开档口,都要向指定的供应商拿猪肉,“有些地方买一头猪,市场管理方还要抽一点水,有些地方,市场管理方就是供应商。”

猪肉档档主邱先生说,他所在市场的猪肉有两个固定的供应商,由于他的猪肉被送到档口时,猪杂常常被扣掉,“所以想转到另一个供应商,但不行,怕有麻烦。”

潜规则长期存在很多收费没有依据

在猪肉行业门户网站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看来,猪肉行业是一个十分古老的行业,产业链长,各个环节都有利益。“猪经纪”和猪肉档主面临的各项潜规则和收费,是长期存在的。

“猪肉价格的影响因素有很多,但这些费用的影
响是一定的。我们做过相应的调研,北京的‘白条肉’12元一斤,和出场价相当。但如果加上这些费用,这个价格就是14元、15元。”冯永辉表示,记者所暗
访的交易中心的运行方式,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方式,“传统上,这个行业都多多少少有些垄断性质,所以这里面的费用,比如过磅费,基本上就是强硬的收费,
没有任何依据。”

冯永辉曾在全国多地调研猪肉市场,在他看来,
在猪肉产业链上,饲料、养殖、配送等领域,基本实现市场化,但唯独活猪屠宰是个例外,“这里面有太多利益,我们也呼吁过,这些利益实际上都是由消费者买
单,所以如果整肃下来,消费者可以吃到更便宜的猪肉,当然,这个过程肯定很难。”

在李俊的账本中,如果上述过磅费、被称作“保护费”的款项等费用不用交,一头猪的成本可以减少两三百元,“我已经算是躲过很多收费了,有一些人,可能一头猪成本可以减少五六百元甚至更多。”

“这些费用实际上最终由消费者买单。我们也有过相关的测算,如果这些潜规则费用没有,猪肉的各部位价格,可以减少10%到5%。”一名不愿具名的前农业部官员向记者表示。

图片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