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新闻

新能源车第六张“准生证”花落万向集团

>

如果没有”准生证制度”,或许吉利目前的年销量已经突破了150万辆。

2月7日,发改委正式公布对国能新能源和云度新能源生产项目的正式批准文件。至此,获得生产资质的企业已经达到十家。这一影响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审批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有何特点?小编总结如下:

>

赶上2016的最后一个月,新能源汽车第六张生产资质终于有“动静”了。就在12月15日,小编从发改委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获悉,万向集团公司年产50000辆增程式纯电动乘用车项目获通过。

如果没有”准生证制度”,或许吉利目前的年销量已经突破了150万辆。

“准生证制度”称得上车市里的一道亮丽风景,时不时出来显摆下。过去的2013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低速电动车销售了50多万辆,远远多于所谓”正规军”的高速电动车销量,后者不及2万辆。

一、审批速度逐渐加快

2月7日,发改委正式公布对国能新能源和云度新能源生产项目的正式批准文件。至此,获得生产资质的企业已经达到十家。这一影响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审批政策在实施过程中有何特点?小编总结如下:

图片 1

“准生证制度”称得上车市里的一道亮丽风景,时不时出来显摆下。过去的2013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低速电动车销售了50多万辆,远远多于所谓”正规军”的高速电动车销量,后者不及2万辆。

近一年来,不仅传闻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可能授予部分低速电动车”准生证”,而且相关政策也表现出了对低速电动车企的重视。去年四月,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在参加一个论坛时表示,有关部门对低速电动车的态度正在由全面封堵转向逐步管理,并计划将其纳入”正规军”。近日,第二批新能源城市名单公布,全国唯一对低速电动车解禁的山东省赫然在列。

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重视程度显而易见,为保证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在今年1月份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和严肃处罚违规企业。政府在挥舞“大棒”的同时也抛出了“胡萝卜”。

一、审批速度逐渐加快

近一年来,不仅传闻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可能授予部分低速电动车”准生证”,而且相关政策也表现出了对低速电动车企的重视。去年四月,清华大学教授欧阳明高在参加一个论坛时表示,有关部门对低速电动车的态度正在由全面封堵转向逐步管理,并计划将其纳入”正规军”。近日,第二批新能源城市名单公布,全国唯一对低速电动车解禁的山东省赫然在列。

笔者纳闷的是,年销量都超过50万辆了,按目前发展势头,再接再厉没准也能超过100万辆。为什么政府现在才准备给”准生证”呢?因势利导,让其自由发展不是更好吗?

尽管新政策提高产品准入门槛,加强行业监管力度,但对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发放速度在加快。

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重视程度显而易见,为保证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在今年1月份陆续出台相关政策和严肃处罚违规企业。政府在挥舞“大棒”的同时也抛出了“胡萝卜”。

笔者纳闷的是,年销量都超过50万辆了,按目前发展势头,再接再厉没准也能超过100万辆。为什么政府现在才准备给”准生证”呢?因势利导,让其自由发展不是更好吗?

在市场经济中,”准生证”是个挺奇葩的概念,看似是政府对市场的恩赐,倒不如说是政府对市场的干涉。如果干涉得当,或许是锦上添花;如果干涉不当,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去年3月份,发改委发放第一张生产资质,时隔两个月后发放第二张,在大家翘首以盼时,第三张资质在5个月后才姗姗来迟,时隔数天又放出第四张资质,此后发改委对资质的发放明显加快。去年12月,发改委发放两张资质后,抢在春节前又发放了三张。

尽管新政策提高产品准入门槛,加强行业监管力度,但对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发放速度在加快。

在市场经济中,”准生证”是个挺奇葩的概念,看似是政府对市场的恩赐,倒不如说是政府对市场的干涉。如果干涉得当,或许是锦上添花;如果干涉不当,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就像十年前,中国掀起了一股空前的造车热潮,一大批资本蜂拥而至。虽然当时吉利、奇瑞等企业没有”准生证”,但在市场自由竞争中也是快速崛起。凭借”豪情”,吉利当时的市场占有率甚至一度达到过5%,也间接对夏利、捷达、富康等有政府背景的大型车企构成了严重威胁,价格战越演越烈,捷达等售价一路下滑。

从十张新能源生产资质发放情况来看,多数企业获得资质的时间集中在2016年的第四季度和2017年的首月。除对申报企业的审批工作时间因素外,反应出企业对新审批制度政策由观望到积极参与。

去年3月份,发改委发放第一张生产资质,时隔两个月后发放第二张,在大家翘首以盼时,第三张资质在5个月后才姗姗来迟,时隔数天又放出第四张资质,此后发改委对资质的发放明显加快。去年12月,发改委发放两张资质后,抢在春节前又发放了三张。

就像十年前,中国掀起了一股空前的造车热潮,一大批资本蜂拥而至。虽然当时吉利、奇瑞等企业没有”准生证”,但在市场自由竞争中也是快速崛起。凭借”豪情”,吉利当时的市场占有率甚至一度达到过5%,也间接对夏利、捷达、富康等有政府背景的大型车企构成了严重威胁,价格战越演越烈,捷达等售价一路下滑。

2003年之后,政府招安了吉利、奇瑞等少数草根车企,但死掉了奥克斯、美的等一大帮草根车企:2004年奥克斯高调宣布进入汽车业,但是在13个月后,黯然离场;2004年三季度,已和南汽合作生产出”西雅途”轿车的波导公司从南汽撤资;2005年1月18日,夏新电子决定撤出对汽车行业的投资,距宣布斥巨资1.75亿元与南汽合资成立公司不到一年时间;2006年6月上海万丰汽车工厂全线停工……

图片 2

从十张新能源生产资质发放情况来看,多数企业获得资质的时间集中在2016年的第四季度和2017年的首月。除对申报企业的审批工作时间因素外,反应出企业对新审批制度政策由观望到积极参与。

2003年之后,政府招安了吉利、奇瑞等少数草根车企,但死掉了奥克斯、美的等一大帮草根车企:2004年奥克斯高调宣布进入汽车业,但是在13个月后,黯然离场;2004年三季度,已和南汽合作生产出”西雅途”轿车的波导公司从南汽撤资;2005年1月18日,夏新电子决定撤出对汽车行业的投资,距宣布斥巨资1.75亿元与南汽合资成立公司不到一年时间;2006年6月上海万丰汽车工厂全线停工……

但孕育吉利、奇瑞等少数被招安车企活力的,恰恰是由奥克斯、美的、波导等一大堆被逐出车市企业所创造的自由市场,这种自由性恰恰是这些草根车企的灵魂,也是吉利等之所以敢提出让中国车走遍全世界,2013年冲击150万辆等目标的力量之源。

二、地方政府“鼎力相助”

但孕育吉利、奇瑞等少数被招安车企活力的,恰恰是由奥克斯、美的、波导等一大堆被逐出车市企业所创造的自由市场,这种自由性恰恰是这些草根车企的灵魂,也是吉利等之所以敢提出让中国车走遍全世界,2013年冲击150万辆等目标的力量之源。

非常可惜,2013年吉利只销售了48万辆。

小编对每家获批企业的资料查询中发现,过半企业与各地地方政府有着关联。除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和江铃集团有着明显的国资国企背景外,江苏敏安和云度新能源都有国有企业的参股。

非常可惜,2013年吉利只销售了48万辆。

20年前,也有一波车企受制于”准生证”。如1994年长城汽车因”准生证”被轿车市场拒之门外,一直到2007年才获得轿车制造资质,这一等就等了十三个春夏秋冬,三十而立的魏建军也步入到四十不惑的行列。错过了黄金岁月,时至今日,长城在轿车领域的表现远不如在SUV车市。

众所周知,汽车产业对经济的带动效果显着。不仅可以提供大量就业岗位,而且对地方税收、经济建设以及其它产业的带动都有极大的帮助。同时,还能帮助地方政府完成新能源汽车推广任务。

20年前,也有一波车企受制于”准生证”。如1994年长城汽车因”准生证”被轿车市场拒之门外,一直到2007年才获得轿车制造资质,这一等就等了十三个春夏秋冬,三十而立的魏建军也步入到四十不惑的行列。错过了黄金岁月,时至今日,长城在轿车领域的表现远不如在SUV车市。

如今低速电动车销量不错,政府又准备招安,给几个”准生证”。那其它车企何去何从?据报道,”现在全国大约有300多个生产低速电动车的厂家,其中仅山东省内就有200多家。”新大洋集团董事长鲍文光说。这家生产电动自行车模具和电动车用无刷电机的企业,早在半年前在没有拿到准生证的情况下,宣布自行研发生产的微行电动车”知豆”上市。

一位已获资质的企业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如果不是地方政府非常重视,并积极前往沟通、斡旋,企业还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足见企业在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过程中,地方政府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如今低速电动车销量不错,政府又准备招安,给几个”准生证”。那其它车企何去何从?据报道,”现在全国大约有300多个生产低速电动车的厂家,其中仅山东省内就有200多家。”新大洋集团董事长鲍文光说。这家生产电动自行车模具和电动车用无刷电机的企业,早在半年前在没有拿到准生证的情况下,宣布自行研发生产的微行电动车”知豆”上市。

对于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而言,其实用不着政府的”准生证”,因为市场竞争的本身就是”准生证”。竞争越激烈,进入门槛越高,市场自然而然就会给实力型企业”准生证”,让它们进入并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如果非得在中国车市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推行”准生证制度”,其阻隔的并非企业的实力展现,而是各方利益的分配。利益集团话语权较弱的一方,更有可能被阻挡在门外。

三、大度容纳新鲜血液除地方政府的帮助外,小编还发现这份名单的特点——市场上常见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只占据名单中的少数份额。

对于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而言,其实用不着政府的”准生证”,因为市场竞争的本身就是”准生证”。竞争越激烈,进入门槛越高,市场自然而然就会给实力型企业”准生证”,让它们进入并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如果非得在中国车市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推行”准生证制度”,其阻隔的并非企业的实力展现,而是各方利益的分配。利益集团话语权较弱的一方,更有可能被阻挡在门外。

2002年,没”准生证”的吉利全年销售汽车近5万辆,市场占有率近5%。2013年,有准生证的吉利虽然销售了48万辆,但市场占有率下降到了2.46%。目前没”准生证”的草根车企低速电动销量达到了50万辆,近乎占据了市场100%的份额,以后几年有”准生证”的草根车企低速电动车销量又能卖几辆?又能占据多少市场份额?

从2015年和2016年新能源汽车销售情况可以看到,目前新能源市场以中国品牌主导。很多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依靠传统汽车生产资质,个别没有资质的品牌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借助合资公司的资质拓展市场。尽管政府未限制这一行为,但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趋势判断,未来对新能源汽车的产销将实施严格规范管理的可能。

2002年,没”准生证”的吉利全年销售汽车近5万辆,市场占有率近5%。2013年,有准生证的吉利虽然销售了48万辆,但市场占有率下降到了2.46%。目前没”准生证”的草根车企低速电动销量达到了50万辆,近乎占据了市场100%的份额,以后几年有”准生证”的草根车企低速电动车销量又能卖几辆?又能占据多少市场份额?

目前,这十家获批企业中仅北汽新能源和奇瑞新能源两家企业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老人”。而江苏敏安、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以及云度等都是新近几年成立的企业,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均是“新手”。类似长江汽车、江铃集团具有客车生产销售经验的企业,在新能源乘用车方面也是从零开始的状态。

让人们更为疑惑的是,在审批政策执行近一年时间内,比亚迪、长安、知豆等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较高的企业,到目前为止仍未获得生产资质。而高比例新企业的获批加入,或许只是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宽进严出”的态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